陈先红教授谈公关:一见钟情爱上你

来源:记者团 浏览次数: 发布时间:2019-01-09 编辑:汪泉


■记者团 陈力 鲍珊珊


2018年12月22日,新闻学院陈先红教授匆匆赶到约定的采访地点,发丝上似乎还沾着雨丝。在咖啡氤氲缭绕中,刚获得"改革开放与公共关系40年影响力人物"的她慢慢回溯自己与公共关系的缘分,笑着说:"我对公关那是一见钟情。"



她们的故事从一本书开始……


20世纪80年代,公共关系作为全新的概念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传入中国,几乎在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。1984年,还在中国人民大学读本科的陈先红偶然被地摊上一本名叫《简明公共关系学》的书吸引。


"什么样的关系是公共的呢?与人际关系学有何不同呢"陈先红回忆说,当时中国思想还不够解放,总觉得公关这种东西就是拉关系走后门难登大雅之堂。看到竟然还会有讲述公共关系学的书,让她十分惊讶。怀着好奇心,陈先红大量阅读相关的书籍,听公关方面的讲座,慢慢地对公共关系这个新名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她说:"公共关系是一门让人受益终身的学问,它培养了我的战略思维、创意思维和咨询策划能力,也改变了我的学术路径和人生命运。"


1988年,陈先红来到武汉一所著名高校任教。她主动选择主讲《公共关系学》,从此开启了与该学科的不解之缘。2000年,陈先红被引进到我校新闻学院任教,先后担任传播系副主任、广告系主任、院国际交流办公室主任、院长助理和副院长等职务,其主要的教学和研究方向就是公共关系学。迄今为止,她与公关已经结下了整整30年的情缘。


"我为公关而生。"陈先红说,自己见证了中国公关行业在80年代的"一夜走红",也见证了90年代的"告别公关"潮,更参与了21世纪初的"守得云开见月明"。虽然公关已经从潜学变为显学,但是在学科建设上,却一直遭受着学科合法性的质疑,在实践上也一直面临着"污名化"的挑战,社会上也对公共关系存在一定的误解。


杨春燕是陈先红的2006级研究生,毕业后去了北京一家公关公司工作。有一天,她的母亲突然打电话来:"陈教授,公关工作到底是干什么的?是不是一个正当的职业呀?我很不放心我女儿呀,她总是什么都不和我说"当时的情形,陈先红记忆犹新:"我哭笑不得,耐心和她妈妈解释了半天,当她听我说,很多美国总统卸任之后的工作就是干公关时,她才放心地挂了电话。"


谈到社会对公共关系的误解,陈先红表示,公共关系学界一直呼吁为公关正名、改名或者用别名,但收效甚微,熟知非真知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。为此,她决定用实际行动做一个公共关系实践示范项目。2016年,陈先红拿到一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《讲好中国故事的元叙事传播战略》。于是,她决定发起一场全民参与的"讲好中国故事创意传播国际大赛",在她的努力之下,这一不可能的事情终于变成了可能,而且取得了广泛而良好的社会效果。谈及故事大赛,陈先红认为公共关系就是一个讲故事的话语实践,通过讲故事来建构"意义地带",实现沟通对话、舆论引导和情感认同,这才是最有效的公共关系实践。对国家如此,对高校也是如此。她透露,自己还是讲好华中大故事创意传播大赛的总策划。


为了助推公共关系学科的发展,多年来,陈先红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努力,逐渐拥有了一批在国家形象、政府公关、网络舆情与危机公关、新媒体公关等研究领域的教育部重大攻关课题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、国际合作课题、各类横向咨询课题,以及SSCI论文等高质量的研究成果。2013年,华中大的公共关系学科迎来了新的发展,国内第一个二级学科公关关系学博士点获得批准。说到这里,陈先红的喜悦溢于言表,她自豪地说:"这是中国公关关系学科建设的一个重大进步。"



在陈先红看来,只有培养出高层次的公关人才,才能推动公共关系学科不断发展。"在别人的眼里,我是一个很入世的学者。可是在我的心里,我是在以出世的精神在干入世的事业,精神上的出世源于我对校园生活方式的热爱,对公共关系的热爱。"陈先红喜欢在学校里教书育人,2000年前后还婉拒了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的高薪聘请。


刘晶是陈先红的博士生,也是南昌大学公关管理学院的一名教师,亲切地称陈先红为"红姐"。"红姐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。她做事充满了爱和激情,言必行、行必果,既是有点完美主义情结的严师,也是于细微处温暖人心的姐姐。红姐是一个很大气的人,如同她的思维方式,非常擅长宏观思维和整体思维,非常注重知识体系的建立。她会特别注重培养我们的创意思维能力和整合思维能力,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的教学思想"。


刘晶曾经问陈先红:"你是如何做到理论研究和实战策划并行不悖的?同时做到二者实在太难了!"陈先红深有感触地说:"做学术研究和做咨询策划,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和研究路径。学术研究需要"拼命地深刻",而咨询策划则需要"片面地浮浅"。早年做起来有点"分裂"的感觉,就好比同时要烧两壶开水,总是99度差1度而无法烧开,而现在则觉得这些独特的经历非常重要,二者缺一不可,相得益彰。因为理论和实践从来都是你踩我的脚跟,我才你的脚跟一一互相影响、互相提高的。"在陈先红看来,社会科学的学者都应该具备这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能力,这是一种"顶天立地"的能力。她诙谐地说:"既要能够上山砍柴,又可以下海捕鱼,这样才能教好书,上好课,培养出好学生。"


为了让学生将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运用于实践,陈先红亲手打造了红树林策划创意团队。这支小有名气的团队主要由陈先红的学生组成,先后为百余家企业、政府、旅游、城镇进行咨询和策划。他们还在中国大学生公关策划大赛、全国大学生广告艺术大赛中屡次摘得金、银奖。从早期的海澜之家到如今的中石化长燃、保利物业、保利和乐教育,红树林策划创意团队先后主持和参与了100多项咨询策划项目。


在采访中,这位被业界人士称为"公关教母""中国公关100人""中国公关杰出人物"的女强人喜欢称自己为"公关的守望者"。因为在公关"麦田"上,30年来,她初心不改,始终守望着最现实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。